首頁 資訊正文

全國至少7省市法院構建了區塊鏈電子證據平臺

北京、廣州及杭州走在前列

  近日,山東省煙臺市下發文件,推進數字政府建設,指出要構建“司法行政+區塊鏈”等在內的業務及平臺,全面打造煙臺法律服務“淘寶網”。實際上,“區塊鏈+司法”的價值正在逐漸凸顯,相關應用也進一步走向落地。

  目前,電子數據存證作為區塊鏈技術重要應用落地領域,正在逐步被司法系統所認可。記者了解到,全國至少有7個省市法院在司法存證中應用了區塊鏈技術,不僅包括互聯網法院,也包括地方傳統法院。

  三家互聯網法院探索“區塊鏈+存證”

  隨著信息化的快速推進,訴訟中的大量證據以電子數據存證的形式呈現,電子證據在司法實踐中的具體表現形式日益多樣化,電子數據存證的使用頻次和數據量都顯著增長,然而,電子證據在司法實踐中包括存證環節、取證環節、示證環節、舉證責任和證據認定中依然存在痛點。

  區塊鏈技術的出現,則解決了電子證據存在的諸多痛點。可信區塊鏈推進計劃在《區塊鏈司法存證應用白皮書》中表示,區塊鏈技術為電子數據存證提供結構化的采集過程,并借助于區塊鏈技術不可篡改不可抵賴等優良特性,使電子數據的認定過程變得非常簡便,解決電子證據在司法時間中易丟失、難認定的痛點,加快了電子證據的證據認定速度。

  自去年起,區塊鏈電子證據的法律效力正在逐步被司法系統認可,全國互聯網法院則走在技術創新的前沿。

  2018年7月份,杭州互聯網法院在對一起著作權糾紛判決中,認可了區塊鏈電子存證的法律效力。這被認為是我國司法領域首次確認區塊鏈存證的法律效力。隨后,杭州互聯網法院上線司法區塊鏈,成為全國首家應用區塊鏈技術定紛止爭的法院。據了解,該司法鏈已經匯集了3.9億條的電子數據,相關案件調撤率達到96%以上。

  北京互聯網法院也上線了基于區塊鏈技術的電子證據平臺“天平鏈”。據悉,北京互聯網法院已有58例涉“天平鏈”證據的案件,由于應用區塊鏈技術,相關案件的電子證據爭議很小,已經有40余件成功調解或撤訴。另外,廣州互聯網法院也上線了電子證據存證平臺“網通法鏈”。相關報告顯示,2019年3月30日上線運營,日前“網通法鏈”存證的電子數據已經超過545萬條。

  除去3家互聯網法院,記者發現,至少還有包括山東、吉林、鄭州、成都等在內的4省市地方法院在司法存證中應用了區塊鏈技術,成果頗多。比如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電子證據平臺、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電子證據平臺、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電子證據平臺、成都市郫都區人民法院電子證據平臺。

  區塊鏈面臨落地挑戰

  發展至今,區塊鏈技術作為電子存證手段已被最高人民法院認可。2018年9月初,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其中第11條規定“當事人提交的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臺認證,能夠證明其真實性的,互聯網法院應當確認”。這被認為是我國首次以司法解釋形式對區塊鏈技術電子存證手段進行法律確認。

  不過,在司法存證領域,區塊鏈也在面臨不少現實問題。

  從技術本身而言,區塊鏈的智能合約技術的合法性還有待論證。共識數信董事長王毛路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智能合約的本質是用程序語言重新定義合同條款自動執行的操作。當觸發符合的條件時,交易和其他兌付行為會自動進行。“我國的法律法規目前尚缺乏認可智能合約程序編碼形式的有效性,其自動執行結果的合法性也有待論證。”

  法務與技術的對接不暢構成區塊鏈在司法存證落地的又一大難題。可信區塊鏈推進計劃認為,區塊鏈技術與司法存證進行合法合規的匹配是區塊鏈司法存證系統落地的一項挑戰,對參與人員的技術水平和業務水準都有較高的要求,需要更多的通曉司法業務又了解區塊鏈技術的復合型人才。(記者 邢萌)

責任編輯:張薇

分享:
速讀區塊鏈
貴州

貴州大數據產業政策

貴州大數據產業動態

貴州大數據企業

更多
大數據概念_大數據分析_大數據應用_大數據百科專題
企業
更多
藏宝图打一生肖82期